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戀愛經歷_第六篇
網站運作天數:

本網站 728 x 90廣告位:

本網站 728 x 90廣告位:

第六篇: No music no life 不愛聽音樂的人大概不會懂?

 

名字: 張家羽

職業: 鋼琴家,作曲家。

年齡: 現年30

簡介: "目前國內最有知名度的音樂人,也是"羽晶音樂創作有限公司"的創始人跟總裁,由於他年輕,還長有一張俊俏的臉,而且單身(據瞭解),是多少女心中的偶像。也因為如此他的生活就像明星一樣被很多娛樂記者跟蹤及採訪,無論他跟那一位女生吃飯及外出都會被跟蹤拍照" 資料來源: [北京名人新報]

 

那麼年輕就做上那麼讓女人尖叫喊浪漫的職業,羽到底有多少故事呢⋯⋯

先請一點點羽的小時候吧。

 

羽並不是從小就在音樂世家長大,小時候家裡就窮,沒有辦法給他學。媽媽老早就跑了,剩下爸爸跟他相依為命。羽的爸爸做過幾次小生意,可是那些小買賣只夠日常生活,羽的學費也是勉強的,還好學校是資助型的,不然可能學也不能上了。羽從小就得背起媽媽的責任,買菜做飯,晚上還得溫習。

 

羽在10歲那年,跟爸爸搬到了北京。北京繁榮的大城市,跟老家鄉下天襄之別,雖然住的地方是舊的板屋,但對羽來已經是像去了上流社會一樣。學校是附近的,對羽來說已經很大很漂亮,這簡直就是一個新生活的開始。羽的爸爸在北京做起生意來每天早出晚歸,但羽一點也不寂寞,在15歲生日那年爸爸給他買了一部MP3機,這是他收過最喜歡的一份禮物。

 

但在羽15歲那年,爸爸生意失敗,再沒有辦法支付他的學費,負債很多,利息翻倍增加,年紀輕輕的羽唯有出來跟爸爸一起上班幫忙還債。什麼工作他都願做,就算辛苦只要有錢他都會嘗試去做,他就是這種性格。第一份工作是搬運工,雖然年紀小,但是他已經發育健全,高大,是個強壯的小伙子。這份工作的薪水不是很多,大部份都給父親拿來了還債,剩下的羽就把它儲了起來,這樣持續了足足三年,爸爸的欠債也終於還清了。

 

那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假期,羽在北京的王府井走著,撞到了一個女生,那個小妹妹衣著很時尚,走路很快速所以撞到一起,她抬頭看了一下羽,忽然........

'靠!你走路不帶眼睛喔!是忙著去投胎嗎?'

'呵!我一直線的走妳是個車輪嗎,忽然轉過來是故意的吧?'

'什麼?'姑娘頓時愣住了'我...我故意?怎麼可能!'

羽看到她這副可憐的表情,加上結巴的對話,不知道還應不應該生氣,一下子噗嗤的笑了。

'你!笑什麼!'想不到他還笑,姑娘脹紅了臉。

'沒有啦!我道歉就好了!對不起!'羽想著這下子要再耗下去肯定去不了想去很久的'

看到羽慌張的樣子,姑娘也氣不下去了。'好吧,老子放過你一馬,不過這是欠我的,以後要還。''對了我叫蕭田'說完就走了。

羽還沒來得及反應,那個叫蕭田的女孩轉身就走。呵,蠻奇怪的嘛!什麼人都有呀!羽心裡嘟襄著。

 

蕭田其實不是一個普通女孩,她生於一個富裕的家族,爸爸是後父,至於親生爸爸嘛,出生沒多久已經不在了,這點跟羽還是蠻相同的。蕭田根本上沒什麼缺的,家裡要什麼給什麼,琴棋書畫樣樣會,就是因為被竉壞了,有點小任性。'小田,還不用回家裡嗎?媽給妳買了東西妳在哪,我去接妳。'蕭田不耐煩的接過電話,'唉唷老媽妳煩不煩喔,妳昨天不是說過一樣的話嗎⋯⋯我已經長大了啦!有妳在誰敢欺負我嘛!哈哈哈...'蕭田天真的笑著。

 

另一邊,羽已經走進了他每星期都去一次的<聯邦琴行>,他又走到同一位置,摸著同一架鋼琴,彈著沒有人知道曲目是什麼的曲子,沒有人知道那首曲子是羽即興創作的,大家只是懷著好奇的心態在圍觀著。當然啦,羽沒有學過鋼琴,怎麼會彈到曲子呢?說出來他真的有這方面的天賦,由第一次摸到鋼琴的do, re, me, fa, so 開始,每一顆音都深深刻在了他的腦袋,背了起來。他就這樣摸著摸著,錯了他就重新記住,彈了一段小曲。這樣一年下來,只要是簡單的,不用歌譜,幾乎他都知道自己要怎麼彈。

就是可笑的是,沒有人知道羽有這種天賦。除了蕭田。

蕭田會知道是完全一個巧合,那天她在附近吃了午餐要去買一本Debussy的琴行,想來想去只有聯邦最近,走進去看到有一班人圍著一個彈鋼琴的男生,因為旋律是她從沒聽過的,還要那麼優美,忍不住停下了腳步。一看那面善的樣子,在哪見過呢⋯⋯喔!是他!.......

 

蕭田雖然任性,可是該有的禮貌她還是有的,她就在那裡靜靜地聽著羽的琴聲,不知不覺自己陶醉了其中。羽彈完最後一個音符,手緩緩地升到半空,像羽毛一樣輕輕的落下來,留下了長長的余韻。旁觀者拍起手來,蕭田這才回過神來,猶如未足的感覺,當視線轉到羽的面上時,羽已經瞪大了眼睛看著她。'你怎麼在這?'

'呃....我經過!'蕭田忽然吞呑吐吐。

'呵呵?還好不是故意來看我,剛才那首表現得不太好....不然妳可要失望了..'羽搖著頭說。

蕭田吃了一驚,這樣的表演可是連她這種彈了十年也沒法彈出來的曲子,怎麼可能?

.......這個人到底什麼構造的.......

 

這大概是羽跟蕭田相識的經過-----這次碰面後他們成為了好友,相約練琴,相約吃飯,連對方的家人也見過了的好友關係。不過有一點跟大家想像的一致,就是蕭田的父母不喜歡羽,誰叫他是個窮小子呢。其實羽是喜歡蕭田的,蕭田心裡也存在好感,只是兩個人的距離也太大,彼此也不敢破壞大家美好的友誼。

有一天在燦爛的陽光下野餐,兩個人在合唱著兩首不一樣的歌,笑聲在天空蕩漾著。秋天的時候奔跑到河邊餵鴨子,羽假裝對著鴨子大吵大鬧結果鴨子都跑到老遠去。蕭田放學後總會看到羽在門口等著她,然後偷偷地帶羽從後門進去鋼琴室一齊練琴,不過有次被老師抓包後改成了在聯邦琴行了。聖誕節的時候蕭田送了羽一條衛巾,羽卻送了她一個裝著姨媽巾的禮盒,當蕭很生氣的打他的時候,羽從褲袋里拿出一條他一直辛苦鑽下來的存款買的一條音符項鍊,上面鑲嵌著兩顆水鑽。他說,以後賺了大錢會給蕭田買一條全部鋪滿鑽石的項鍊。第二年春天剛好羽的生日,他們在八大處公園許願,蕭田說,她希望跟羽可以做一輩子朋友,羽說,他希望蕭田每天都笑那麼開心,蕭田聽完後又笑了,羽看到她笑臉不自覺的也笑了起來。蕭田為羽做了一個蛋糕,那一晚就在公園裡一起聊著吃著.......

兩個人走得越近,蕭田的家人開始擔心起來,他們認為愛女跟羽不會有幸福。果然一年後,蕭田被送到了英國留學。

事發太突然,機票早訂好了才被通知,蕭田那夜哭了整整晚,她一直等著羽的回覆,短訊中講

 

'只要你一句話,我就不走了'

 

可是羽一直沒有回覆。

蕭田第二天乖乖收拾好東西就走了,她恨羽,也恨她自己自作多情。

 

她不過想要留在羽的身邊。

她不過想要羽輓留她。

她可以放棄所有甚至家人。

那又怎麼樣,那個人連一個道別也沒有.......

 

-不能給她幸福就該讓她走-

 

羽是18 歲那年遇見蕭田的,19歲時他們分開了。在雨田含著淚上飛機的最後一刻,她都沒等到一個人的背影 , 她打電話但沒有人接起來聽。

在英國的生活一開始一想起羽 , 蕭田都在哭 , 過 了約半年左右漸漸才被新生活沖淡了 , 在英國為 了學習,簫田機乎都沒有時間再想羽。當偶爾深 夜時分,想起的只是羽最後的無情。就這樣他們 分隔兩地,彼此失去聯絡 。

羽的爸爸身體大不如以前,幾次生意失敗後這次開了一家小型貿易公司,約辛勞了一年,發展總算是穩定了。而羽在北京聯邦琴行做了一位鋼琴老師,學生正是以前聽羽在彈琴的孩子父母 , 他们佩服羽,琴行老板不想流失客人,高薪聘請了羽。早上到下午都堆滿了課,有空閒的時間他就教一些家裡窮困的小朋友學鋼琴,晚上就在市中心一家文藝酒吧做鋼琴師,一天兩份工作,幾乎都沒有時間空出來吃飯。 他很享受這種透不過氣的忙碌生活,他沒有時間想其他東西,重要的是,也沒有時間想蕭田。對,他那大老早就到機場了,也看到東張西望的蕭田,他推著行李,戴著帽子跟眼鏡,還穿了一套從沒穿過的西裝,蕭田根本不可能認得出來。他想喊,蕭字到了嘴邊卻咽了下去 ;他想跑,腳掌卻硬生生的動彈不了。他不能過去,就算心裡多想抱抱她,他決定了所以不能前功盡棄 , 他相信那麼聰明的女孩去外國比留在他這種沒錢沒前途的男人身邊好多了。

又在想什麼那麼入神呢~'駐唱歌手Donna側著頭,手放在三角琴上,看著正在發呆的羽。

羽搖搖頭,一言不發的彈起了一首歌。旋律柔柔地在空氣中飄浮,轉圈似的又回到耳邊。

'真是一首美妙的曲,感受到了憂鬱。'Donna對羽經常演奏自己編寫的曲子見怪不怪了,但這首卻有像有特別意義一樣。'這首,你幾乎都每星期彈一次?彈的時候都是沒有客人的情況下,各種可疑跡象,我自覺告訴我,你是寫給一個女人!'Donna眯著眼說道。

羽噗的笑了,'不寫給女人,難道我要寫給一個男的嗎?那不會更奇怪哈哈哈哈........'說完就自徑地大笑著。

Donna自打沒趣,也就作罷了,跟羽雖然相處了快兩年了,但對他的瞭解其實只是表面一層,他的內心卻像建築起一道高牆。她越想深入了解,對方的高牆卻像又築高了一層,只是自信滿天飛的她相信有一天,她一定可以把這個表面熱情內心冰冷的羽融化,成為一對真正的情侶合檔。她曾說過,不介意成為一個男人背後的默默付出的女人。

Donna成熟且性感,是典型有韻味的女子,藝術院校的表演系畢業後曾收到電影女主角的導演邀請,無奈對方卻對Donna起色念,她一氣下放棄了進電影圈的念頭,幫爸爸打理生意並在酒吧駐唱當興趣。Donna是酒吧老闆私生女,本身條件很不差,追求者不斷,不過她唯獨媑情於羽,她沈醉於他的琴聲里,佩服他的才華,暗暗欣賞他的時而熱鬧,時而沈寂⋯⋯也有可能因為她總得不到羽的心吧?羽總是有很多客人像女粉絲一樣,嚷著要拿電話拿QQ,羽一直沒有忍心拒絕,也沒有刻意避開。當有人向他說,'我喜歡你'他也會馬上回嘴說'我也喜歡妳喔!'Donna一開始覺得羽很花,但慢慢地她才瞭解到,羽花的只有一張嘴,但是那是假的,像是逢場作戲一樣,沒有人進去過他心裡,甚至沒有人可以讓他牽起她的手。

羽一個人喝了酒,輕輕彈起了那一首

 

Donna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只感覺到了旋律裏的都是憂鬱,不知聽了多少篇以後,她又覺得不全然是負面和痛苦的,好像隠約還有一點點另外的感覺......說不上是開心,但至少是釋然的。可能也是這個原因,這一次她愿意唱這首歌。這首歌對羽很重要,對Donna來說也是很有意義的一次,因為聽眾是北京很有名的一位政府高官。前一天訂好了,晚上包場不得騷擾,還電郵了十首點名羽當晚要彈的歌。

 

雖然說這小酒吧並沒有開在最繁華最貴價的地段,但比起一般民眾,消費還是挺高的。這裝潢是找上了上海有名的回流設計師某李,門面也是老闆改了又改,精心構思了一年才起貨。

對Donna出生沒多久就走掉的妻子,老闆最開心的最心愛的就是這家酒吧了。它不像外面花綠燈紅般各樣招式留住客人,沒有燈光閃爍的慢搖吧熱鬧,也沒有耍帥的DJ小生青春模範大學生陪酒妹....這樣有的是一個摸著酒杯底,坐著欣賞三角琴聽著歌,沉思的地方....也是三五成群的好友喝著啤酒訴說大志的地方...也可以是情侶浪漫約會甚至求婚的地方...最後是,老闆一切的心血。他最愛跟客人聊天,東南西北一杯酒就可以說一整天,加上最心愛的女人---自己的女兒就在眼前,這樣的生活最幸福,他期待女兒可以嫁個好人家,他不是不喜歡羽,只是知道強扭的瓜不甜,期待女兒不再那麼痴情。期待著自己老去的一天,酒吧可以交給女婿保管。

 

小酒吧為了今晚,大家準備了一個上午.......黃昏時分清場,大家好奇的等著這個貴賓的到來.........

 

"老闆您好!我們幫您留了舞台最前的位置,請坐吧。" 門一打開,一位頭髮黑亮的人微笑著走進來,一位打扮高貴俏亮的女士隨後走進。

'那女的長真漂亮!是主席的女兒嗎!' 經理問。'不可能吧,人家女兒才十歲哪有那麼大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  酒保小聲的咕嚷著,羽正拿著盤子幫忙端進那一桌去......正放好了沙拉,羽抬頭一看,忽然手上的盤子連酒杯摔了下來,在寂靜的酒店劃出了一堆玻璃器皿的吵音。道歉的話還沒說出來,只看到羽的眼睛跟那美女呆呆地對上了,臉上充滿了錯愕。其他人紛紛走上來, 把羽拉開道歉,"不好意思這是今晚我們的鋼琴師,他想幫忙我們沒想到...." "哈哈哈!沒關係!鋼琴家的手當然是沒法做粗重活的!那手多值錢呀老闆!" 那主席開了玩笑起來,還站起跟羽握了一下手,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把羽拉到廚房裏後,大家都緊張的問他怎麼了。只見羽手掩著額頭,緩緩地講,今天不太舒服。旁邊的Donna看在眼裏,一句話沒說。接著大家問他還能否等下還能彈琴嗎,他說可以。沒多久後,小菜吃完了,羽坐上了鋼琴椅,轉頭看了一眼那美女,開始彈了起來,Donna在旁邊唱著。

 

羽彈著平靜優雅的旋律,內心深處的聲音卻一直在翻騰......怎麼會這樣?那個女的明明是蕭田呀?她再怎麼變我也認微出來!她怎麼會在這?不是出國了嗎!剛剛對上眼的時候明明眼神有點不一樣了,但怎麼好像沒認出我?還對那老頭說不認識我?可是重要的是剛才那老頭好像把手搭在了她的腿上!?是我眼花了嗎那老頭可是結婚了呀!上帝呀到底是怎樣為什麼這樣對我?他們到底什麼關係?要去問她嗎?可是她怎麼回來了不找我?

 

羽的心裏沒辦法平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鋼琴也不知覺的越彈越快。Donna快要忍受不住了,忽然拋了一個長高音,羽才回過神來......

上一篇                                                                                                                返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