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中意我們『讚好』我們!

網站運作天數:

HKYOa0a站內搜尋引擎:

青春墓誌銘——聽說愛情沒有錯

 

 一.她和她

 

    天空壓得很低,濃重而烏黑的雲就象一床用過幾十年破舊得長滿了黴菌的棉被,掛滿了整個天空。 莫葉好象可以聞到那刺鼻而又難聞的味道。 

    莫葉低著頭,腳步匆促,急急地趕向家裡。她必須在下雨前趕回家裡,不然高淑珍又不知會給她什麼苦頭吃。

    她幾乎是用奔跑的腳步,踉踉蹌蹌行走在路上。 這是一條她走了十四年的路, 漫長得仿佛怎麼走也走不到盡頭,吭吭哇哇,而又擁擠不堪。迎面一個男子撞了上來,還來不及等她說什麼,他已經吼了起來:“賤丫頭,沒長眼睛呢?”
     她用力地睜開眼睛,看著那長滿鬍子一臉怒容的男人,儼然是在對面市場上賣魚的小攤主。渾身散發出一股魚腥味。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賤丫頭。沒人要的賠錢貨。”

     她咬了咬牙,側身從他身邊彎了過去。

     後面傳來達喋喋不休的漫駡:“沒家教的野孩子,趕著去投胎啊。”

   ……

     門上掛著一把鐵鎖。陽臺上橫七豎八地散落著狂風吹落的衣服,她歎了口氣,彎身撿了起來,重新泡在盆裡。

     雨,終於落了下來,嘩嘩地從上面潑下,混濁而粗暴,將窗玻璃

打得骯髒不堪,那樣鋪天蓋地,像是要把整個世界給活活地淹沒。門哐地一聲響了起來, 一雙冷冰冰、不祥、咄咄逼人的眼睛,鑲在乾癟癟的眼眶裡。目光挑剔地盯著莫葉的臉,即便是這樣的眼神已經看了十六年,莫葉的背上還是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冷汗。

     雨從關不嚴實的門縫裡打了進來,還夾著狂風。她斜斜地站在那裡, 黑眼珠往上翻,兩頰深深地陷進去,仿佛成了兩個黑洞,嘴微微在動,急促地呼吸著。

      “給我倒杯水來。”她命令莫葉。“他媽的今天真是倒楣透了,打牌打牌輸錢,回來還遇上這鬼天氣,害老娘我還摔一跤……”

     走到廚房裡拿起開水瓶,倒進玻璃杯裡。想了想,還是倒了一小滴在手背上,不溫不熱,正正好。 

     高淑珍已經把長褲脫了下來,只穿著一條四角短褲衩,肥肥的腿一甩一甩說不出的難看。莫葉暗地裡皺了皺眉頭,卻不敢開口。端著玻璃杯遞了過去。

     “皺什麼眉頭呢,垮著個臉是爹死了還是娘嫁人了。”冷酷得不能再冷酷的聲音,象一把細細尖尖的針,深深地紮進莫葉的心裡。
      爹沒死,可是娘卻嫁人了。她在心裡回應。手裡端著的水微微地蕩漾。
      終於待她接了過去,卻沒等她轉過身去,杯子連帶著裡面的水,一起朝著她擲了過來,沒能躲開,杯子砸在她的胸口,然後"咣當"一聲掉到地上摔得粉碎,她倉促後退,白色的汗衫濕了好大一片。
    “你是想燙死我吧,沒見我心裡正火大著嗎,不會倒杯冷水給我降降火。他媽的賠錢貨,怎麼不早點去死。”

     賠錢貨,又是賠錢貨,有淚水從她臉上滴落,她聽這話已經聽了十幾年,還不知道以後要聽多少次。 

   “哭,哭什麼哭。那麼喜歡哭,怎麼不去死。”聲音提高了八度,尖銳得象要穿破那扇大門。

“我也希望自己能夠早點死”終於爆發了出來。

       顯然沒有想到會被頂嘴,她,倒退兩步, 卻又馬上醒悟過來:“反了你了,還敢給我頂嘴。老娘供你吃,供你穿,還敢跟老娘我頂嘴。你個賤逼,你怎麼不去死。你去死啊,不是想要死嗎,快去死。”

她象瘋了一樣,跑進裡屋,拿一根粗而長的繩子,扔到她面前:“最好你去死,你死了乾淨,別在我面前礙眼。”

       莫葉看了看那繩子,又看了看她那三角形的眼睛,頓了頓,沒做聲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身後傳來驚天動地的哭喊聲:“高敏你這個賤丫頭,為什麼要生下這個賠錢貨扔給我。生下來又不養,丟給你老娘來糟賤我。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

 

 肖遙聽到隔壁高淑珍的漫駡聲,心不由得疼了起來。莫葉此時又不知該怎麼樣傷心呢,她輕輕放下手裡的筷子。
     “怎麼呢?不舒服嗎?”媽媽關心地問。

     “沒什麼,吃飽了。”肖遙對媽媽笑了笑。

      “肯定是看隔壁那丫頭又挨駡了,心裡不舒服了。她呀,跟那丫頭好得象一個娘胎裡出來的。”奶奶夾了一筷青菜,邊放嘴裡邊對遙遙媽解釋。

     “我跟她可不是一個娘胎裡出來的。她媽有我媽一半好就好了。”肖遙半當真半獻媚地對媽媽捧出一付笑臉。

       媽媽一下子就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小丫頭,嘴巴抹了蜜哦”
      是真的呢,如果可以,肖遙真的希望自己的媽媽是莫葉的媽媽,莫葉是自己的姐姐,那樣的話,莫葉就不會承受那麼多痛苦啦。    “媽媽你說莫葉為什麼不可以有你這樣好的媽媽呢?” 遙遙望瞭望窗外,好象看到了莫葉那張小小的悲傷的臉。

     “莫葉的媽媽也是很好的呢。可能有特殊原因的, 遙遙你要知道生存不容易的。”媽媽也跟著望瞭望窗外,外面的天象是蒙了一層黑色的幕布,黑沉沉的
    “才不是,人家都說她媽媽又找了個男人嫁了,再也不管莫葉了。” 

      “那她爸呢?”
      “她爸早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她外婆都恨死他了。連帶著把莫葉也恨上了。” 遙遙放下手裡的西瓜,有模有樣的歎了口氣。那小大人的樣子讓媽媽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我們家遙遙心地還真是善良呢。

                                                                                                                            回主目錄                                                                                                                下一頁